陳炳富生平及其對中國管理學的貢獻

摘 要: 作為中國現代管理學的開拓者之一,陳炳富先生在管理學學科建設、研究方法、理論洞見、人才培養等方面為我們留下了豐厚的精神財富。陳炳富先生力倡管理學的獨立性并致力于中國特色管理學建設,提出并終身踐行五結合三不斷的管理學研究方法,結合《孫子兵法》與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 要: 作為中國現代管理學的開拓者之一,陳炳富先生在管理學學科建設、研究方法、理論洞見、人才培養等方面為我們留下了豐厚的精神財富。陳炳富先生力倡管理學的獨立性并致力于中國特色管理學建設,提出并終身踐行“五結合”“三不斷”的管理學研究方法,結合《孫子兵法》與現代管理理論的研究堪稱中國管理學術創新的范本,培養、帶領學術團隊為中國管理學的繁榮與發展做出了卓越貢獻。陳先生的學術成果和研究歷程對當今的管理學研究有所啟迪。

  關鍵詞: 陳炳富; “五結合”; 《孫子兵法》;

  Abstract: As one of the pioneers in the discipline of Modern Management in China, Prof. Chen Bingfu presented rich spiritual wealth. This paper re-evaluates Mr. Chen Bingfu's contributions and innovations in the development of the discipline of management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Specifically, this paper discusses his insights on the innovation of research methods, Sun Tzu's Art of War and modern management, the frontier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of management.It additionally extracts some enlightened ideas from Mr. Chen's academic achievements and research process which are conducive to today's management research.

  Keyword: Chen Bingfu; Five Combinations; Sun Tzu's Art of War;

  陳炳富先生在20世紀80年代初主持了南開大學恢復商科(管理)教育的工作,組織成立了國內最早以“管理學”命名的系科,對中國的管理教育和MBA教育重建工作做出了歷史性、開創性的貢獻,他因“古代管理思想與管理倫理研究”而被中國管理科學學會授予“管理科學獎”(學術類)。1陳先生最為國內外學界知曉的是他從管理學視角對《孫子兵法》的研究,其管理學術思想視野開闊、立意深遠,并不囿于兵家之一隅,而且他極力倡導并踐行的研究方法及部分研究課題,在今天依然具有借鑒意義和參考價值。

  一、陳炳富先生生平與學術簡介

  陳炳富先生1920年出生于安徽和縣,是我國著名的管理學家、教育家,中國現代管理學的開拓者之一,是南開大學管理學系的締造者和首任主任,為中國管理學科的恢復重建做出過重大貢獻。青年陳炳富最早就讀于浙江大學外文系,1941年轉入國立西南聯合大學經濟系學習,1946年即受聘南開大學并先后在經濟系、管理學系任教。21980年領銜創辦管理學系,為“中國管理學的發展,南開管理學特色的形成”付出了畢生心血。3在陳先生的帶領下,南開大學管理學科迅速崛起并躍居我國同行前茅。

  陳炳富教授在治學、育人等方面的思想洞見和創新舉措,依然值得現階段中國管理學界同仁借鑒和學習:(1)他提出重估中國傳統智慧、建設中國特色管理學的比較研究思想和學科發展主張;(2)他總結出“四結合”的管理學科研及教學方針(即古今結合、中外結合、定性分析與定量分析結合、理論與實際結合,21世紀初期又提出第五個結合,4即宏觀與微觀結合)和“三不斷”的管理學研究方法(即聯系實際不斷、外語學習不斷、計算機應用不斷);(3)他提煉出“智圓行方”的管理學科育人理念;(4)他主持與加拿大約克等三所大學合作,創建了中國MBA培養的著名“南開—約克”模式;(5)他展現的平易近人、兼收并蓄的大師風范,堪稱師德典范。5

陳炳富生平及其對中國管理學的貢獻

  新中國成立前后,陳炳富教授致力于經濟、統計方面的教學和研究工作,在“指數”理論和“指數的恢復、編纂以及編制方法、公式的論證”等方面,取得了較為豐富的研究成果。此外,早在20世紀50年代初,他針對我國落后的經濟與管理現狀,提出了以技術進步為基礎,以最小消耗取得最大經濟效益的觀點,是我國最早研究經濟效益的學者之一,并在這個領域多有著述。1980—2000年,陳先生將精力集中在管理學學術研究和理論人才培養方面,先后完成近20項省部級重點項目,出版教材、專著、譯著、工具書30多部,發表論文百余篇。他結合《孫子兵法》與現代管理學的研究成果,以及關于中國經濟管理體制改革的理論觀點,不僅得到了國內管理學界、史學界同仁的推崇,還在歐美等國學術界產生了較大影響。時值南開大學建校百年,重讀陳先生及其弟子的作品,不僅佩服先生嚴謹的治學態度、扎實的理論功底、寬廣的研究視野、敏銳的學術思維、活躍的創新品質,更被他及弟子們管理學研究成果的穿透力、生命力所折服——很多研究課題依然是時下熱點和未來方向。不夸張地說,陳炳富先生堪稱中國彼得·德魯克式的管理思想家、布道者和預言家。

  二、陳炳富先生與中國特色管理學

  陳炳富先生是中國特色管理學派的首倡者之一。6在1980年肩負重建管理學科重擔時,他就把目標定位在建設具有中國特色的管理學上,體現了思想大家超越常人的戰略觀和義不容辭的使命感。陳先生認為管理學不是經濟學的一個微觀分支,而是一門具有巨大應用價值的獨立學科。然而,在幾乎是一窮二白的管理學科基礎上建設中國特色管理學,難度可想而知。現在綜合看來,陳炳富先生主要從三個方面著手開展這項光榮而艱巨的任務:第一,提出和貫徹“四結合”(本文認為應該是“五結合”)的管理學研究方法;第二,以《孫子兵法》與現代管理學結合為突破點,通過發掘獨特理論命題來嘗試構建獨特理論體系;第三,多學科招收和培養博士研究生,將自己對現代管理學和中國傳統智慧的理解細化、落實和拓展。

  “五結合”的管理學科研和教學方針,不僅為中國特色管理研究提供了一套導向性的理論開發框架,也給使用這種研究方法的研究者(首先是陳先生及其弟子們)帶來了豐厚的研究回報。在中外結合思想的指導下,南開大學管理學系在國內較早設立了“管理比較研究”這一博士點研究方向。陳先生培養的博士包括來自美國、韓國、中國臺灣、中國澳門等國家或地區的求學者,他們除了研究中國企業,還對美國、歐洲、日本、中國港澳臺等地區的企業進行了深入跟蹤和剖析。陳先生強調管理比較研究中情境因素的重要性,認為管理研究不能脫離具體的特定環境(包括政治、經濟、社會、法律、文化、技術、教育、自然環境等),只有將理論和實踐嵌入具體情境才能知其然并知其所以然,也才能真正做出符合中國情境、具有實踐指導價值的管理學研究成果。類似于中外結合,其他四個方面的結合也都邏輯一致地指向中國企業實踐和中國管理情境。

  目前看來,培養中國管理學派、建設具有中國特色的管理學,仍然是一個研究熱點和難點。熱度來源于中國企業管理實踐的蓬勃發展,并由此而催生的樣本、數據繁榮與基于這種繁榮的創作驅動和理論愿景。難度則至少來源于三個方面:實踐與理論之間的張力、研究者理論抽象能力以及中國管理學的全球對話。譬如,有分析者認為,華為公司三十多年來成功的最大秘訣是“不斷向西方學習”。7如果這種判斷基本正確,那么基于華為等中國企業實踐的研究,能否得出具有世界影響的原創性中國管理理論,不得不讓人深思。目前,我國管理學界也取得了較為豐碩的中國特色管理理論,比如水樣組織、C理論、和諧管理理論、中道管理、和合管理、合理論等,8而且這些理論已然產生了較大的學術影響和社會影響,但是距離中國特色管理學的誕生還有較長的路要走。慶幸的是,陳先生“五結合”的中國管理學研究和教學方針,為中國特色管理學的建設和實現提供了較為可靠的范本和指南。

  三、陳炳富先生與《孫子兵法》研究

  現在看來,陳炳富先生結合現代管理學與《孫子兵法》的研究,是他“建設中國特色的管理學”的積極嘗試。陳炳富先生認為中國古代管理思想枝繁葉茂、博大精深,如系統思維、經營智慧、對策與決策思想、用人與激勵等,因此研究古代管理思想決不能局限于《孫子兵法》,還應該對儒、道、釋、墨、法等各個思想流派展開研究。另外,陳先生還主張重視傳統文化對現代管理的影響,特別是文化對組織中人的行為和心理的影響。但或許是商業競爭與戰爭的相似性——因為軍事斗爭與企業競爭都是參與斗爭與競爭的雙方或多方的對抗活動,在斗智斗勇、謀求勝利的戰略思維方面,在抗爭的目標、組織、領導、實施等方面都存在著共同的性質、規律和原則,9陳先生最終決定選擇兵家思想作為現代管理研究的結合點、參照點;但也可以說,正是這一極富特色的研究讓陳先生享譽國內和國際學術界。

  在中國知網(CNKI)搜索“作者+陳炳富”得到55篇論文(包括獨作和合作,最早一篇為1957年),其中有關《孫子兵法》的研究有12篇,可見《孫子兵法》研究在陳炳富先生學術作品中的重要程度。這些研究幾乎涵蓋管理學的各個細分領域(當然重點是戰略管理),研究議題包括動態思維與戰略柔性、一般管理、決策理論、中國管理史、金融投資戰略、營銷戰略、戰略管理、戰略管理模式、權變管理、全局系統觀、群體效應、管理現代化等。

  結合對《孫子兵法》的深入解讀,陳炳富先生指出新技術革命將給管理帶來三大變化:第一,日益著重于戰略管理方面研究;第二,日益重視人才和人的研究;第三,日益重視對我國古代管理思想的研究。10可以發現,陳先生及其弟子們的研究基本都圍繞著對這三種變化的回應展開。他認為《孫子兵法》蘊含著六大管理原則,即優化原則、激勵原則、時效原則、隨機原則、信息原則、組織原則。11尤為難得的是,陳先生認為《孫子兵法》具有完整和系統的戰略思想體系,體現了劇變、動蕩環境中組織發展和演變的“柔性化”特色。《孫子兵法》戰略思想的本質是全局性和系統性,孫子的戰略適應觀強調隨機與權變,強調在競爭中增強組織內部實力而立于不敗之地的重要性,其戰略思想的交互性強調敵我雙方競爭優勢的消長。所謂柔性化管理,從根本上講是在“穩定與變化”的同時,對組織進行管理的方式必須體現出動態性、整體性、戰略性、非理性和非線性特點。12

  陳先生對《孫子兵法》中權變管理思想的分析,現在讀來依然堪稱經典、字字珠璣。他認為孫子的權變思想建立在系統思想(《孫子兵法》中體現為“五事”“七計”)的基礎之上,13“系統思維統籌萬端,權變思想窮究變數”,宇宙和世界“一切皆流,一切皆變”,且五行相生相克,一切都在變化之中。權變即在堅持最終戰略目的的基礎上“有所為,有所不為”“舍得”及對“經營目標、過程、手段”的選擇和變化。在企業的“物系統”中,環境因素、人的因素、物的因素都會變化。而《孫子兵法》精彩絕倫之處就在于“方法權變”,具體而言就是奇正觀(虛實也是一種奇正)。14奇正本質上是一種方法的權變,反映了常態與非常態、必然與偶然、原則性與靈活性的辯證關系。權變并非亂變,而是有條件的變化,條件就是戰爭或商業競爭中的某些可預見性和時機性。孫子的權變崇尚速度原則,速度在出奇制勝中非常關鍵。但強調速度并不是說越快越好,而是講究徐疾得當,需要扎實功夫處則“其徐如林”,需要搶占先機時則“其疾如風”。權變、奇正的目的當然是為了爭勝或不敗,而取勝之法常常不一而足,所以“兵無常勢,水無常形”就成了一條重要的組織權變原則——能夠依據形勢“分合兵力”、編排資源的組織才能最終勝出——這恰恰是資源基礎觀戰略學派的精髓。而敵人或商業對手是兵法和競爭理論絕對不能忽略的、至關重要的因素,所以說“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者,謂之神”——我方的策略應該建立在對競爭對手充分了解和分析的基礎上——有沒有一股濃郁的動態博弈、動態競爭理論核心命題的意蘊?

  陳炳富先生在強調《孫子兵法》對現代管理的借鑒價值的同時,也沒有忘記思索這種價值可能存在的負面效應。在與其學生合作的一篇研究《孫子兵法》與索羅斯金融投資戰略比較的文章中,15他們也對“兵以詐立”的兵家思想進行了總結和反思:商場與戰場的相似性在于一樣具有對抗性、危險性、復雜性和不確定性。比較研究發現,索羅斯的金融投資戰略與《孫子兵法》有著驚人的契合度,說明《孫子兵法》所蘊含原理的永恒性、普適性。但是,兩者有一個共同的缺陷,就是對倫理的忽視,過于強調獲利或獲勝,必然會給利益相關者帶來較大損失。如果說“兵以詐立”是生死攸關時刻不得已的選擇,那么商業競爭中必欲置對手于死地而后快,甚至為了盈利而侵害利益相關者權益乃至犧牲社會福利和自然環境的做法,就不能不說是一種枉顧企業社會責任的行為。或許是陳炳富先生與其學生們也認識到了將《孫子兵法》運用到現代商業分析中存在局限性,陳先生指導學生在國內較早地開展了企業倫理方向的學術研究,并有專著和多篇學術論文發表。《企業經營道德假設及相應的管理模式》《道德優勢與競爭優勢》等文章認為不道德經營假設、非道德經營假設和道德經營假設客觀存在于經營現實中,16管理者的行為總會受某種假設的支配,并在這種支配下產生不同的管理模式,最終導致不一樣的經營結果。17

  另一方面,正如我們在上文中分析的,陳先生是強調“中外結合”的,同時《孫子兵法》中已然蘊含著非常現代的管理(主要指戰略管理)研究課題和潛在方向,比如資源基礎觀、18動態能力、19動態競爭20等。實際上,這些理論的創造時期幾乎和陳先生學術巔峰時期同步(或略晚)產生、交相輝映,這也可能是陳先生的學術見解在歐美大受推崇的原因之一。遺憾的是,受信息技術等時代條件的局限,陳先生及其學術團隊關于兵家思想的研究并未與這些后來成為戰略管理學術主流的理論進行深入對話。那么現在的問題是,進一步挖掘《孫子兵法》的戰略管理思想,能不能讓中國管理學在世界范圍內創造一個后來居上甚至引領發展的新局面?我們相信答案是肯定的。

  四、陳炳富先生學術思想的擴展和繁榮

  陳炳富先生除了自己筆耕不輟、著作等身,他還親自指導弟子們堅持踐行“五結合”的管理學研究方法,并創造了相當豐碩的理論研究成果,進一步推動了其管理學學術思想的擴展和繁榮。這些研究成果大多體現出了鮮明的特征:研究問題非常前沿、專業分布相當廣博、機理分析格外深入、專業跟蹤異常持久。

  進入21世紀,陳炳富先生主編出版了其學生們的論文集《管理前沿:理論與方法》。這本論文集不僅是對此前以陳炳富先生為代表的南開大學管理學系管理思想和研究精華的匯總,也是對新時期管理學研究方向的展望。如第一篇即響應陳炳富先生一直以來“重視人才和人的研究”的導向,呼吁“重新把人從管理的對象復原為管理的主體,這就是新世紀管理革命的最核心命題”。21

  《企業生態學與商業生態工程研究》充分反映了陳炳富先生帶領的研究團隊對研究前沿和理論熱點的把握能力——截至目前,商業生態系統及其包括的商業模式、管理模式、戰略模式等仍然是管理學最熱門的話題之一。該文認為企業生態包括企業個體生態、企業種群生態、企業群落生態和商業系統生態等幾個層面,并提出了商業生態工程的概念:商業生態工程是應用生態學、經濟學和系統科學的理論和方法,遵循企業共生進化和物質交換規律,為使企業與自然環境、經濟環境和社會環境保持動態平衡與協調發展,而對商業生態系統進行科學規劃和設計,并運用工程技術、政策法律等建造和調節手段對商業生態系統進行的規劃、設計、建設、再造、保護、治理、調整和管理等綜合技術工藝體系和活動過程。相比工商管理傳統議題,雖然這一定義具有濃厚的工程思維特征,但不得不說這一研究問題相當超前。22

  創新/創業生態系統是現階段管理學研究的另一個超級熱點。陳炳富先生的另一位學生自入師門即鉆研中小企業成長與創業管理,其《自由經濟體系下香港中小制造企業競爭力分析》一文,已經蘊含了(區域)創業/創新生態系統的思想,該文認為政府引導、商業環境、企業家精神、戰略匹配、企業的變革和改進等維度,都是香港中小企業能夠維持長期競爭優勢的重要因素。23

  另外一篇值得一提的研究是《高技術企業產品平臺的戰略管理》。24文中已經明確提出“產品平臺”“產品平臺戰略”“平臺戰略”等重要概念,并提出了“平臺戰略的整合管理”“跨平臺管理”等現在看來依然是超級時髦的研究課題。雖然此處的平臺還局限在“產品”層面,尚未延伸到企業、產業甚至是跨產業層面,但能夠看出他對平臺、平臺管理及平臺戰略的研究已經相當專注和深入。這篇文章與法國學者對產業平臺的研究幾乎同步,25且在十余年之后國內才出現有關平臺戰略和平臺轉型的專著。

  陳先生還指導一些學生對新興網絡組織的結構變化、價值評價和創新展開了深入研究:《非居間化與組織變革之間的關系》一文指出非居間化(去中間環節化)正在創造新的競爭環境和推動組織效率的進一步提升,動搖了傳統的層級式組織結構,使得組織日趨扁平化和充滿彈性,在非居間化的作用下,價值鏈思想和供應鏈管理理論推動了網絡組織的出現和演進。26《關于網絡上市公司價值評價方法的探討》,敏銳地捕捉到網絡時代的新鮮研究課題,評價了傳統公司價值評價模型和部分新型網絡公司價值評價模型的利弊,嘗試對注意力資源的價值衡量、未來網絡商業模式的發展預測等一系列涉及網絡公司價值評價的基本問題進行了解答。27《價值創新方向的界定性研究》,引入價值創新這一新穎的、更為根本的戰略邏輯,認為雖然從新進入者的角度看價值創新更為關注新的消費需求以及由此帶來的商業機會,但價值創新必須以一定的資源異質性為基礎,同時這種創新又能夠為企業資源的優化、升級提供積極影響,這種關系也可以理解為一種良性的“資源—能力”互動,因此,有目的地開發、積累某些關鍵資源,事關企業長期的生存和績效。不得不說,這些研究選題至今仍具有較大的現實意義和理論創新空間。28

  陳先生培養的博士生研究范圍涉獵甚廣,除上文論及的,還包括項目管理、領導力、市場營銷、運營管理、會計學、人力資源管理、宏觀經濟管理等各個專業領域,且這些學者都在自己選定的研究方向里長期深耕、成就斐然。文集中《品牌形象測評研究》、29《服務企業的顧客忠誠及其決定因素》30反映了將美國及北歐先進的品牌管理與服務營銷理念引入國內的努力,在該領域的持續研究也讓他們成為國內頂尖的服務與品牌研究專家。總之,在陳炳富先生的指導下,各位博士研究生取得了驕人的研究成就,進一步擴展、豐富、落實了陳先生的研究旨趣、學術觀點和思想洞見。

  五、陳炳富先生對新時代管理學研究的啟迪

  陳炳富先生已于2010年在津辭世,但他留給我們的遺產實在太過豐富,從科學研究到為人處世,從教書育人到領導藝術,遠非本文所能容納和消化,非常值得進一步深入挖掘和系統總結。本文僅就陳先生在管理學學術研究方面的貢獻和創舉,提煉出五條對新時代管理學研究有所助益的內容。

  第一,高屋建瓴的學科建設能力。首先,陳炳富先生早年一直致力于經濟學研究,但從1980年擔綱管理學系恢復重建起,就大力倡導管理學相對經濟學的獨立性,呼吁改變社會經濟中和高等院校里“大經濟小管理”的現狀。其次,從陳炳富先生的學術歷程可以看出,一套好的研究方法是取得較高學術成就的必要條件。“五結合”“三不斷”的方法,對今天中國管理學理論開發依然具有切實的指導價值。再者,陳先生積極邀請國內外合作者共同致力于中國特色管理學事業的建設,如1990年與朱镕基合作在國內率先開設戰略管理博士培養點。

  第二,獨具慧眼的研究戰略規劃。至少在轉入管理學研究之前,單從文獻中看,陳先生并未表現出對《孫子兵法》的研究興趣。轉行管理學研究,奉命恢復管理學建設,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行政指令”,但他很快選擇以研究《孫子兵法》與現代管理為突破點,并在隨后取得非同凡響的成就,以親身實踐說明了戰略規劃不僅僅是一種商業行為,對學者們自身的學術生涯規劃同樣非常重要。

  第三,功力深厚的理論體系開發。陳炳富先生與《孫子兵法》結緣過程本身就值得我們做一些學術史性質的考證。憑著多年的學養,陳先生的研究不僅很快聲名鵲起,而且漸成體系。此外,他的著述中總有一些前瞻性超強的光芒穿越時空而啟迪后學,這種穿透性恰恰是理論體系成熟的標志之一。比如早在***年由陳先生主編的《經營管理大系·經營卷》,不僅高度肯定了技術和創新對企業成長和國家經濟發展的重要性,而且諸如用戶思維、企業生態、設計創新、消費審美等很多現今企業實踐和理論研究的熱點話題,31在該書中都可謂俯拾皆是。

  第四,兼收并蓄的學術團隊經營。人才培養、團隊建設是學術大家完成學術藍圖、做出更大貢獻的必由之路。陳炳富先生在1987—1999年之間培養了50余位管理學博士研究生,且其中有不少來自非經濟管理類專業,他非常重視學科交叉效應對管理學研究的滋養,鼓勵學生運用不同的學科范式來分析問題、展開研究。他的一句口頭禪,“本科生研究重點,碩士生研究難點,博士生填補空白點”,大致反映了他對學生的要求和期望。

  第五,相得益彰的國際學術對話。陳炳富先生及他的同事們、學生們與當時北美的加拿大、歐洲的瑞典等國學者交流較為密切,南開大學圖書館館藏《加拿大研究論文集》和《孫子兵法及其在管理中一般應用》等外文著作可供佐證。受限于時代條件,當時的國際交流范圍和程度都不能與今天同日而語,但陳先生依然利用有限的國際資源在學術交流、人才培養等方面做出了示范性創新成果,為中華文化傳播和先進管理學說引進貢獻良多。從《孫子兵法》的角度看,國際學術對話,實際也是一種智識和思想的交鋒。爭勝是人的天性,而中國管理學研究能否在新一輪國際比拼中勝出,的確會是一場史詩般的戰役,而我們相信,陳炳富先生已為我們提供了贏得這場戰役的錦囊妙計。

  注釋

  1 中國管理科學學會:《陳炳富》,http://www.mss.org.cn/rewardinfo.php?infoid=95,訪問時間:2019年7月3日。
  2 《著名管理學家、教育家——陳炳富》,《南開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1年第6期,封二。
  3 陳炳富等:《管理前沿:理論與方法》,北京:中國經濟出版社,2004年,第3頁。
  4 陳炳富等:《管理前沿:理論與方法》,第2頁。
  5 《南開商科大家陳炳富教授》,《南開管理評論》2019年第2期,封三。
  6 周祖城:《陳炳富教授談中國特色的管理學研究》,《國際經貿研究》1995年第4期,第62—63頁。
  7 董小英、晏夢靈、胡燕妮:《華為啟示錄:從追趕到領先》,北京大學出版社,2018年,第189—227頁。
  8 吳照云、張兵紅:《中國管理科學體系的未來構建》,《經濟管理》2018年第9期,第7—19頁。
  9 陳炳富等:《管理前沿:理論與方法》,第18頁。
  10 陳炳富:《現代化管理與〈孫子兵法〉》,《天津商業大學學報》1986年第2期,第7—12頁。
  11 陳炳富、陳萬華:《〈孫子兵法〉及其管理思想》,《管理評論》1991年第2期,第14—15頁。
  12 楊慶山等:《〈孫子兵法〉的動態思維與戰略柔性思想》,《南開管理評論》2001年第2期,第44—46頁。
  13 陳炳富、周戌乾:《孫子的全局系統觀》,《經營與管理》1987年第3期,第40頁。
  14 陳炳富、周戌乾:《孫子的權變思想》,《南開經濟研究》1988年第2期,第51—56頁。
  15 陳煌銘、陳炳富:《〈孫子兵法〉與索羅斯金融投資戰略比較初探》,《南開管理評論》1998年第4期,第22頁。
  16 陳炳富等:《管理前沿:理論與方法》,第159、180頁。
  17 陳炳富、周祖城編:《企業倫理——知迂直之計者勝》,天津人民出版社,1996年,第200頁。
  18 Jay Barney, “Firm Resources and Sustained Competitive Advantage, ”Journal of Management, Vol. 17, No. 1, 1991, pp.99-120.
  19 David Teece et al., “Dynamic Capabilities and Strategic Management, ”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 Vol. 18, No. 7, 2015, pp.509-533.
  20 Ming-Jer Chen, “Competitor Analysis and Interfirm Rivalry:Toward a Theoretical Integration,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Vol. 21, No. 1, 1996, pp.100-134.
  21 陳炳富等:《管理前沿:理論與方法》,第14頁。
  22 陳炳富等:《管理前沿:理論與方法》,第26頁。
  23 陳炳富等:《管理前沿:理論與方法》,第69頁。
  24 陳炳富等:《管理前沿:理論與方法》,第84頁。
  25 Michael Cusumano and Annabelle Gawer, “The Elements of Platform Leadership, ”IEEE Engineering Management Review, Vol.43, No. 1, 2003, p.8.
  26 陳炳富等:《管理前沿:理論與方法》,第171頁。
  27 陳炳富等:《管理前沿:理論與方法》,第323頁。
  28 陳炳富等:《管理前沿:理論與方法》,第235頁。
  29 陳炳富等:《管理前沿:理論與方法》,第267頁。
  30 陳炳富等:《管理前沿:理論與方法》,第305頁。
  31 陳炳富主編、李景泰副主編:《經營管理大系·經營卷》,上海人民出版社,***年,第54、82、352頁等。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kfmmtg.live/html/commerce/20191023/8208470.html   

    陳炳富生平及其對中國管理學的貢獻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byLw8com
    熱點論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
    彩票平台源码打包出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