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觀攝影的意義與結構的形式特點

景觀攝影已經成為當代攝影中的一個亮點.它是對社會,生活,人類景觀反映的攝影類型.無論在西方還是在國內,都有清晰的發展脈絡. 一、景觀攝影的美學溯源 (一)何謂景觀 景觀這一名詞在不同領域里有著相異的含義.在西方,景觀一詞最早可追溯到成書于公元前的舊約《圣經》,希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論文標題

  "景觀攝影"已經成為當代攝影中的一個亮點.它是對社會,生活,人類景觀反映的攝影類型.無論在西方還是在國內,都有清晰的發展脈絡.

  一、景觀攝影的美學溯源

  (一)何謂景觀

  景觀這一名詞在不同領域里有著相異的含義.在西方,景觀一詞最早可追溯到成書于公元前的舊約《圣經》,希伯來文為"noff".從詞源上與"yafe"即美,有關.在上下文中它是用來描寫所羅門皇城,耶路撒冷壯麗景色的.因此,這一最早的"景觀"的含義實際上是城市景象.

  (二)景觀攝影

  在初步厘清景觀的輪廓之后,景觀攝影在實際意義里就有了立足之地.攝影是通過視覺最終被我們把握,它就天然的能夠和景觀聯系在一起,體現為一種被展現的圖景.景觀攝影的建構嚴格的說是從20世紀20年代的德國"新客觀主義"攝影,到德國貝歇夫婦的攝影實踐,再到他們的學生所創立的"杜塞爾多夫學派"1,構成的美學發展的主線.景觀攝影以工業建筑和人類社會與為主要表達內容.這種把攝影作為一種視覺工具來做以社會學式自然科學研究的方式,奠定了當代攝影方法論和工作方式的基礎,也就是"景觀攝影"的技術和美學基礎意義的源頭.通過對照片置入一種"儀式化""靜觀"的處理,使得一種宏大感外溢.展現出一種現實主義的宏大景觀敘事圖景.而針對工業化景觀現場所進行的特殊拍攝方式和攝影類型就是"景觀攝影".當時代進入后現代狀態之中的時候,以上的定義就不免有一些局限性了.當代攝影范疇中"景觀攝影"的拍攝方式和內容也有進一步豐富的趨勢.所以在研究過程中,我們要發展的來理解這一變化.

  德國的貝歇夫婦拍攝的采礦塔,鼓風爐,等工業建筑.到后來"杜塞爾多夫學派"形成出現了安德烈·古斯基,托馬斯·魯夫,等攝影家.

論文摘要

  從以上的闡述我們可以看出,景觀和攝影的聯系是天然的,其發展是歷史的.那么,我們又要怎樣理解它呈現給我們的特殊的視覺結構和形式的意義呢.

  二、景觀攝影的意義與結構的形式特點

  (一)面無表情

  景觀攝影中的景觀最常給我們的就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我們看到的似乎就只有我們看到的,它似乎除了說明書式的圖片.

  居中,冷靜,排除人的因素,即使有人,表現的這個人也是普通意義不具備任何特征和代表性,抽離了個性的人.旁觀,"凌空躍起"的態度,一步一步的剝除這件影像的各個層面,重量,凸凹,氣味,深度,連續性,以及,還有被攝物本身的意義.這種減法的圖像觀念,似乎是冷僻極端的.它抽離了意義,我們會以為這幅影像也就失去了意義.但居伊·德波的一句話讓我們陷入沉思"景觀的在場是對社會本真存在的遮蔽"我們記錄了被展現的圖景,并抽離了它的意義,這就發生了一個二重顛倒,也就是顛倒到物化本身的表象化再顛倒.那不就是我們想要觀看到的真實么.即脫離了景觀在機器所見的客觀狀態下找到這幅影像想要陳述的事實.它的面無表情是和觀者開的一個玩笑,是一種被展現出來的可視的客觀景色,景象,也意指一種主體性的有意識的表演和作秀.

  在景觀攝影中、建筑、場景、豪華場面、政治事件,真實世界淪為影像.影像卻升格成看似真實的存在.當然,所謂"視覺"是哲學上的看.然而,景觀的本質是拒斥對話,是一種更深層的無形控制.在景觀之中人只能是單向度的默從.也就是說我們在景觀之中喪失了主體原本豐富的價值取向和判斷尺度.當你浸入其中的時候可能會喪失否定,批判和超越的能力而失語.所以,這就是景觀的意識形態本質.景觀是生活的具體顛倒,它由現實中"片段的景色"疊映而成,構筑了一個非生命之物的自主自足的自在運動.其本質是影像編織的被隔離的"虛假世界".面無表情也就是它最佳的詮釋手段.

  (二)祭奠式的空間

  景觀攝影通過一幅幅看起來真實可信的時間片段的歷史空間,向我們展示了它想表現的那點僅有的現實.它可以表現為某種不容爭辯的和不可接近的事物.它所發出的信息是,呈現的東西是好的,好的東西才呈現出來.實際上它已通過表象空間的壟斷,單方強制的實現了.在這個空間中,通過內容的變化改變著解讀的方向.但唯一不變的是其冷靜,客觀的空間特性.景觀畫面中之物是不容爭辯的.景觀,就是強制性的獨白,是屈從而無法對話的影像布展.攝影中景觀空間是"在直接的暴力之外將潛在的具有政治的,判的和創造性能力的人類劃歸于思想和行動的邊緣的所有方法和手段". 居伊·德波2的這段話有些讓人毛骨悚然,更近似于一種對空間的神性理解.當我面對這些攝影作品時,作品的空間闡釋和我內心視像的理解之間產生了巨大沖突,是真實解釋的悖論.

  居伊·德波曾在《景觀社會》中提到:"在現代生產條件無所不在的社會,生活本身展現為景觀的龐大堆聚,直接存在的一切都轉化為表象."雖然德波所說的"景觀"并非指具體的視覺景觀,而是某種處于無形狀態中的權力意志通過傳播幻化的視覺表象.在這樣的畫面中我體會不到切實感.反而對它與紀實攝影產生的曖昧的模糊不清的關系產生遐想.那么,這就應該算作是景觀攝影本體語言的異化.我個人認為這個異化方向的能動意義的正確性和可持續性還有待探討.因為我感覺它會向著一種獵奇的、討好的方向迷失.

  景觀攝影作為本土混合外來形式的攝影形式,在當代進行著自我完善和轉型.在和紀實攝影發生曖昧關系之后,又強行植入了觀念.那么這種"景觀攝影"的攝影類型里既有攝影又有觀念.一方面豐富了語言表現力,一方面也出現了解釋上的無力和圖像畫面意義上的完全消解,變得蒼白.希望景觀攝影不僅可以成為對當代藝術所謂"觀念攝影"的消解.也能構成對傳統"紀實攝影"的消解.與此同時,也能看到兩種攝影類型的融合,在融合背后呈現出過后對"攝影"這個意義的認同與回歸.

  參考文獻:

  [1]讓·鮑德里亞著,劉成富,全志鋼譯.《消費社會》.南京大學出版社,2008.10.

  [2]居依·德波.《景觀社會》.南京大學出版社,2006.3.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kfmmtg.live/html/zhlw/20191024/8211187.html   

    景觀攝影的意義與結構的形式特點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Lw54_com
    熱點論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
    彩票平台源码打包出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