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武堂培養目標、課程設置及教學內容

第三章 云南陸軍講武堂的軍事人才培養 云南陸軍講武堂教育質量很高,培養了大量的優秀軍事人才。講武堂對學員生的培養方式可以從培養目標、課程設置、教學內容、教學方法、教學評價這幾個方面體現出來。 第一節 培養目標 云南陸軍講武堂因為其教職人員的主觀革命性,從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第三章 云南陸軍講武堂的軍事人才培養
  
  云南陸軍講武堂教育質量很高,培養了大量的優秀軍事人才。講武堂對學員生的培養方式可以從培養目標、課程設置、教學內容、教學方法、教學評價這幾個方面體現出來。
  
  第一節 培養目標
  
  云南陸軍講武堂因為其教職人員的主觀革命性,從創立之初就產生了兩種截然不同的培養目標,一種為清政府的培養目標,一種為學校的培養目標。
  
  一、清政府的培養目標
  
  云南陸軍講武堂初期的主要辦學目的就是為清政府培養優秀的新式軍官,完善新軍,分期輪訓第十九鎮的陸軍及巡防營,或在地方上考選優秀學生用以培養中下級軍官,“今日之學生即異日之軍官,軍官乃軍隊之骨干”③,從而提高軍隊戰斗力。《云南陸軍講武堂試辦章程》中在第一章第一條中寫到“遵照奏定陸軍學堂辦法第十三條,設立陸軍講武堂為新軍及防營現任軍官研究武學之所,以期學術劃一”④。在《云南陸軍講武堂改訂章程》中提出“滇省軍官缺乏急待補充”,講武堂“系為養成多數下級軍官以備軍隊擴張及補充之用”⑤。
  
  云南陸軍講武堂還特別注重培養學員“堅忍刻苦”、勤勞誠懇、忠勇愛國的精神,特別是軍人的榮譽感。“講武堂內自分科教員以上,均應身為模范,俾各學員于無形之中養成忠勇、信義、方廉、誠懇之精神,庶于教育化導之功完全無憾。”⑥“茍安怠惰徒負虛名,大之貽誤國家,小之影響軍隊,遇有此弊應設法喚起其精神使知振奮;軍人名譽關系重要,務加提倡,使知名譽終于生命十分愛惜;軍隊秩序最貴嚴整,應嚴加督率無使紊亂懈怠。”⑦“注重養成學生嚴守紀律、尊君親上、奉公守法、力盡責任之精神”⑧。《云南陸軍講武學校暫行內務細則》第一章“學員生應服膺之心得”寫到:“本校宗旨為養成各兵科軍官基本之智能,授以必要之學術,并鍛煉身體提倡尚武精神,以備將來補充軍官之用”,培養學員“應以精神為主,精神之消長即關于全軍之強弱,以全軍之精神振作軍隊、鞏固國家,應以武勇信義禮儀軍紀為主,至于服從上官、遵守命令、保持名譽尤為軍人精神之基本,故本校銳意涵養學生之精神,戒柔懦慎學術以為他日完全之軍官;凡學生之榮譽即關于全校之榮譽,……學生自行砥礪、互相戒飭以維持榮譽。”比如有人行為不當,同學之間應“婉言規諫”,若為了保持其軍人榮譽而“借名忠告、凌辱侮慢、有意攻訐他人之行為,反足以敗壞榮譽,此等情形務當嚴禁。”⑨李根源在云南陸軍講武堂韶關分校開辦之際發表了開學講話:“當知今日之軍人,尤不可不日黽焉從事于學。為學之要,固非一端,而今日之所以為諸員生告者,不在多言,惟堅忍刻苦四字而已。”
  
  其間,又反復強調校訓“堅忍刻苦”四字,希望學生終生都能謹記躬行。云南陸軍講武堂還有一系列軍歌,是學員們和教官每天早操都要集中唱的,其中比較重要的一首軍歌歌詞是這樣寫的:“風云滾滾,感覺他黃獅一夢醒。同胞四萬萬,互相奮起作長城。神舟大陸奇男子,攜手去從軍。但憑著團結力,旋轉新乾坤。哪怕他歐風美雨,來勢頗兇狠!練成鐵臂擔重任,壯哉中國民,壯哉中國民!”
  
  歌詞強調首先要有保衛國家的信念,其次要“練成鐵臂”,那就意味著必須學好軍事知識與技能,熟練運用,這樣才能做到“壯哉中國民”.因云南航空學校開辦初期的生員一律入講武堂學習,故航空學校的培養目標也可包含在內。唐繼堯在《云南航空學校第一期同學錄》中寫到:“云南之航空隊為全國航空事業之先進前驅,而我航空隊第一班畢業諸君則又云南航空事業之先進前驅,以全國軍事上新興之事業心安國防上戰備之利器”,“相期砥礪學術、肫篤情誼,于以長保持其先進前驅之榮譽,且以勉副堯個人私里之所期望也,繼堯于是乎喜而為序其端曰:
  
  諸君此后為國服務,即屢捍衛國家之軍人,則諸君不特勉為嫻熟技藝之航空專家”12.無論是校訓、校歌還是校規,都能體現出講武堂的首要目標是培養忠君愛國、掌握新式軍事技術、高度自制的軍官,用以維護清政府的統治。
  
  二、學校的培養目標
  
  云南陸軍講武堂辦學初期,大部分校領導和以留日士官生為主體的教官都是革命派或支持、傾向革命派的,這部分人“占全堂教官總數 41 人的 78%.講武堂的實際領導權已經落入革命黨人之手,講武堂的教育權已有革命黨人和支持反清的革命教官所控制”13,有些教官已經是同盟會成員。這部分校務實際掌管者是為了培養一批能推翻清政府、擁有獨立民主等思想的軍事人才。
  
  特別地,李根源曾說過辦講武堂的目的,“一是培養當時革命所需要的軍事骨干,二是對付英法帝國主義”14.朱德曾回憶過講武堂的一件往事,當時朱德的隊長是顧品珍,朱德對顧品珍經常打罵學生的行為很是不滿,曾公開提出意見,后來因為朱德一次遲到事件,兩人產生較大爭執,矛盾激化,顧品珍找到李根源,要求開除朱德,李根源在了解情況后心平氣和的對顧品珍說;“我們辦講武堂的目的,你是一清二楚的。我們不需要培養唯唯諾諾、循規蹈矩的學生,而是要培養像朱德這樣朝氣蓬勃,跅弛不羈之才”.顧品珍聽到后,恍有所悟,后來很長一段時間兩人都保了良好的關系,朱德還成為顧品珍所信任倚重的部屬。
  
  由此可見,講武堂當時實際掌管學校的教官們想要培養出的學生,絕不是舊式的懦弱呆板、愚忠朝廷的官兵,而應該是積極向上,勇于挑戰權威的新式軍事人才。就這樣,有悖于清政府的意愿,講武堂實際上進行了民主革命精神的傳播,使學員生思想較為開放進步,反而培養了一批推翻封建社會的軍官。
  
  第二節 課程設置
  
  云南陸軍講武堂的課程主要可以分為普通學課程及軍事學課程,軍事專業課程又可分為學科及術科兩類,且“均以實事實地研究合于實用為主”16.早期軍事教材均由教官負責編寫或翻譯。基本軍事學科有戰術、筑城、兵器、地形、交通、測繪等;應用軍事學科有圖上戰術、戰術實施、軍用文書法式等;普通學學科有國文、倫理、歷史、地理、算數、代數、幾何、化學、英文、法文等;術科有制式教練、戰斗教練、射擊教練、野外勤務等。
  
  甲乙班學制均為一年,應按學員程度階級來分科,甲乙班學員學習術科以野外演習教練為主,馬術體操劍術等項為副。丙班學制為三年,第一年教普通學及淺易兵事學,第二、三年分科專教軍事學。特別班學制為二年半,學生直接分科教授軍事學。
  
  一、講武堂時期
  
  學員先要學習基本軍事學科及應用軍事學科。云南陸軍講武堂的一個很大的軍事教育特色是分科教學,分為步兵科、騎兵科、炮兵科、工兵科、輜重兵科,具體課程設置如表 3.2.
  
  由上表可以看出云南陸軍講武堂采用的是分科設置的課程,每科都有自己的教學科目,學科教范課程和術科課程互相對應,科目明晰、訓練具體。
  
  二、講武學校時期
  
  講武學校時期規定學員入校二月后分步、騎、炮、工四科教授,畢業期限定為一年半。學生入伍期六個月滿后,經各軍隊考驗合格發給憑照者隨即送校肄業,入校第一學期教授普通科學及典范令,第二學期以后分步、騎、炮、工四科教授軍事教程,學生畢業期限定為二年。
  
  普通學課程:國文、歷史、地理、算術(三角、幾何、代數均擇要教授);外國語文:法文、英文、日文;學科(軍事學理論課程):戰術、筑城、兵器、地形、交通、操典、野外勤務、射擊教范、工作教范、軍制、經理、衛生、馬學、戰時國際公法、典范令分科后各按科目教授;術科(軍事學應用課程):
  
  制式各教練至團教練止、野外各種演習至支隊演習止、徒手持槍器械各種體操、槍劍術、馬術、實彈演習。
  
  三、教導團時期
  
  教導團內設干部、軍士各二大隊。除軍士隊只授以普通科學、政治學及各種典范令外,其余仍舊照武校分步、騎、炮、工四科,還增添了經理、交通、憲兵各班,所以共分為步、騎、炮、工、經理、憲兵、交通七種兵科,分別招考調集員生訓練。“軍事學科外,加授黨義政治知識,期成為宏通有用之材。”
  
  云南陸軍講武堂的課程設置整體極為系統,采用日式體系,各時期課程大致相同。學生需先打好普通學和軍事學等基礎,再和學員同樣被分科繼續學習更為專業和深入的軍事學課程,由淺入深,層層遞進。同時,講武堂的課程設置均衡,不僅注重軍事理論知識的傳授,還著重進行實際的野練、操練,要求既會“紙上談兵”,又會實際用兵。
  
  第三節 教學內容
  
  云南陸軍講武堂的教學內容豐富,有普通傳統的文化倫理的教授、外語的學習、身體素質的鍛煉、軍事學理論課程的掌握、軍事活動的實踐、軍事眼界的拓寬以及精神的相應引導,十分全面。
  
  一、軍事學教材學校開辦初期,對于軍事教材,教官們編譯了一部分日本士官學校的教材,此外還自編了一些教材,在紀錄片《百年講武》中展示了部分講武堂學員生所使用的課本,有:《步兵教程》、《陸軍禮節》、《最新斥候、步哨實地教育法》等教材,“被稱為‘四大教材’的《戰術》、《筑城》、《陣中要務(亦稱勤務令)》、《步兵操典》,是云南陸軍講武堂各科學員的必讀教材。”
  
  云南陸軍講武堂兼職教官蔡鍔曾編寫一部兵書《曾胡治兵語錄》,“這部兵書從清末名將曾國藩、胡林翼兩人的著作中,選擇有關治兵的言論、語錄,分為將才、用人、尚志、誠實、勇毅、嚴明、公明、仁愛、勤勞、和輯、兵機、戰守等十二類分類輯錄。每類輯錄之后,都附有蔡鍔的精彩按語。這部語錄為蔡鍔訓練新軍時,代‘精神講話’所用,也曾作為云南講武堂的輔導教材。這部語錄后來被稱為‘中國十大兵書之一'.”
  
  2007 年,講武堂第十九期術科教官的后人向云南陸軍講武堂博物館捐獻了一批當年所用教材,有“《初級教科:劍術科》、《劈刺術教范》、《新棍術》、《棍術科》、《體操教范》、《中華新武術》、《三義刀圖說》、《槍門奇卦八真寫》等等,翻開書內頁,一人獨練或者兩人對練的劍術或者拳術招式每一招每一式都劃得非常清楚。……它們充分說明,講武堂當年不只傳授先進的軍事思想,同時傳授精深的中華武術”.
  
  講武堂軍事教材選用科學,有直接翻譯自日本的教材,可以使學員生接觸當前比較先進的軍事技術和思想,同時也選取中國歷史上留傳優秀的軍事技術和思想,西式與中式達到了融會貫通。
  
  二、課程教學
  
  云南陸軍講武堂的軍事教育模式仿造日本士官學校,以軍事學科為主,普通學科次之。“訂定學術均關重要,務使全部研究確有心得,無任其性之所近以致掛一漏萬。”
  
  普通學課程有國文、歷史、倫理、地理、算術(三角、幾何、代數均擇要教授)、外國語文(法文、英文、日文),培養學生全面的基礎素質。軍事學課程有“戰術學、筑城學、兵器學、地形學、交通學、馬學、測繪學,這些教材稱之為大教程。另外有步兵操典、野外勤務、射擊教范、陣中要務令,稱之為小教程。此外有圖上戰術作業、沙盤教育、實地測繪等”.經過學習這些教程,就基本掌握了軍事理論基礎。學校要求學生達到 “能指揮一軍人作戰,也就能指揮大兵團作戰”的水平。甲、乙兩班的術科“以野外演習教練為主,馬術、體操、劍術等項副。丙班第一年教普通學及淺易兵事學,第二三年分科專教軍事學”25.
  
  在操場上教授班、排、連、營、團的隊列教練。動作要非常整齊,要求相當嚴格,不論橫看、縱看都在一線上,步法也要保持一致,左右轉彎時,不能參差不齊,每個排面都必須在一條線上。教官會親自給學員矯正動作,“尤宜注意故各種動作非極嚴正敏活不可”26,使得每個動作都純熟到與書本上一致。
  
  學校為了培養學員生的身體素質,規定學員生每天早上必須進行跑步和體操訓練。講武堂訓練場地分為內操場和外操場,另設有器械操場、籃球場、室外沙盤等供學員生練習。在操場上設有木馬、平臺、大小雙杠、天橋以及跳高、跳遠、撐桿跳等等設施。“每周下午四時至五時半,有三次操練,每一個課目,有技術教官到場,做出示范動作,講授操作的要領。講授完后,分成若干小組,臨時指定幾個學生當小組長,把這一小組學生帶到鐵杠、木馬或天橋等面前,輪次的學習。基本技術做好了,就要求做高等技術。此外每周有兩次劈劍術和刺槍術,做到勇猛的對劈對刺,能防能攻”27.“既是為術科學習所用,也是學員生平時進行體育鍛煉的器械。加強體格鍛煉是為了他們將來到部隊能適應帶兵進行野外作戰的需要。”
  
  在操場上講武堂特別注意以操典訓練,“講武堂的操典訓練大致分為早晨跑步后的柔軟體操和器械體操訓練、步兵操練、機關槍兵操練、工兵筑墻、筑壕操練、炮兵操練、儀仗操練和隊列操練等等。”每天上午要上六個小時的課,下午要操練兩個小時30.哪怕下操結束演練也不能馬上放松,“收操歸學舍由值星學員發令散隊方可入舍,但散隊后不得作疲惰之態及爭先入舍,野外演習回堂時尤宜注意此種動作,以養耐勞刻苦之情質”31.
  
  平時在講武堂的操場練習這些軍事技術,步、騎、工、炮四大兵科還要定期在昆明北校場、干海子和黑龍潭等地舉行野外訓練和實彈射擊訓練。32講武堂規定“警急集合及大事集合,由值星區隊長預先規劃最少每月須演習一次”33除講武堂堂內進行教學演習外,陸軍第十九鎮還會舉行統一演習,根據《陸軍第十九鎮秋操規定》及《陸軍第十九鎮秋操臨時編成草案》規定:除特殊情況外,“不論官長兵丁務期全數出場”,因為“秋季演習所以檢查一年間教育之程度究竟有無戰斗能力者也”34,演習正是對理論知識的實踐應用,同時也是對軍事教育成果的檢驗。李范奭是騎兵科學生,他們野外練兵后就曾到北校場練突擊,特別是直線突擊。“馬道分為五個步度,最高的步度是襲步突擊,開始是步度,步度變成速步,速步到驅步,驅步到最后一公里以最快對速度向直線突擊。這樣每五名為一組,訓練一天”,李范奭感到非常辛苦,對于講武堂這種異常嚴格的教學模式,李范奭甚至稱之為“軍國主義教育”、“逆行教育”和“非人道主義的野蠻教育”,“訓練沒幾天你就會變成另一個人。”35可見講武堂的軍事教育有多么嚴苛。朱德也回憶說講武堂的生活很苦,同士兵一樣起居,飯食、進操,“完全是新軍隊生活,非常之嚴”.
  
  云南陸軍講武堂這種似乎不近人情的教學模式雖然也有其不足之處,但卻最大限度的保證了軍事教育的系統性,能快速地塑造軍人應有的堅毅果敢等品質和過硬的身體素質。講武堂不僅傳授軍事知識,還培養軍事能力。1921 年春節前夕,唐繼堯率部撤離昆明時,就給了講武堂學生一次實踐的機會。據曾其清和曾俊偉回憶,當時正規軍隊憲兵都已離開昆明城,剩余的警察力量較薄弱,城內治安極差,“附近土匪企圖搶掠昆明,致人心震動,如大禍臨頭。各團體咸請武校學生協助維持治安,但云南同學多因放春節回家度節去了,唯華僑同學尚全部留校,故全體華僑同學都參加維持昆明城內外的治安工作,大家都認為維持治安是我們的天職,莫不興奮愉快積極行動。”
  
  當時全城軍警通用的口氣是“維持治安”四字。經過一天兩夜的斗爭后,等到顧品珍軍的先遣隊接手昆明,講武堂華僑學生維護了全城治安,得到社會各界人士的贊揚。云南陸軍講武堂教學成果在這里得到了很好的體現。
  
  三、愛國、革命精神的教育
  
  除了講授軍事學科知識與技術,講武堂還傳播了民主革命的精神,為推翻封建制度貢獻了力量。愛國與革命精神在講武堂多是通過教官們的言傳身教、還有校內同盟會員的秘密組織,一點點滲透到校園氛圍內的。精神講話在講武堂的教學過程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學校章程明文規定:“精神講話最有裨益或另定時間或即于學術時間隨時演講”,“尚武精神愛國熱心務力加提倡用備干城之選”.李根源“深恐諸生不熱心革命,常不避危險,灌輸革命思想于諸生”.1910 年 2 月 14 日,李根源率全校生徒去黑龍潭拜謁薛爾望先生墓。薛爾望是明末有民族氣節的讀書人,清軍占領昆明,他不愿受清政府的統治便率全家投黑龍潭自盡,大義凜然。李根源給同學們講薛爾望的高風亮節,同學們都深受教育。當日李根源還率全堂學生進行了野外演習,并露營了一晚。
  
  據第三期(丙班)步兵科畢業的祝鴻基回憶:“回到講武堂,即對諸生講:’我們為什么參拜薛爾望先生墓呢?可惜他是一個文弱書生,不然,我們中國就不會像這樣。‘又如他有一次對第一隊諸生講:’我見有一學生對作文,言忠君不忠君的話,我不放心,來對你們講講,假使李自成成功,又何嘗不是君呢?其余的話,我不能說,你們是知道的。‘所授諸生的國文,名曰文選,都是選擇激發革命思想的文字。并建思沐小墅于講武堂西南隅。其勇于灌輸革命思想于諸生者,多類如此。”39于此講武堂師生反對清政府、提倡革命的意愿表現了出來。
  
  1910 年 4 月 1 日,滇越鐵路通車當天,李根源帶領學員去昆明火車站參觀,對學生講話:“國家主權喪失于法國人,我輩軍人將來誓必雪此之仇……”.回校后要求學員以此為題寫觀后感,使學員們受到了深刻的愛國主義教育。學校中的教官如羅佩金、趙康時、方聲濤、唐繼堯等同盟會員,他們經常在上課時間利用精神講話向學生傳播革命思想。“以舉例、暗示、影射等方式教育學生。
  
  唐繼堯常向學生講岳飛精忠報國的事跡,庾恩旸力闡民族主義,楊友棠宣傳孫中山革命主張”40,以引出學生對清朝政府的憎恨之情。后來,講武堂中就秘密建立起了同盟會的組織,開始在校園傳閱進步書刊,如《民報》、《云南》、《天討》、《猛回頭》、《國粹學報》、《漢聲》、《漢幟》、《南風報》、《警世鐘》、《夏聲》等41,這些書刊拓寬了學生們的視野,使之接觸國際形勢及國家面臨的困境,引發大家的思考和討論,考慮發動革命起義。42就這樣,“李根源和云南革命黨人在云南講武堂播下的革命火種,到辛亥年大收成效。講武堂的學生,在云南武裝起義中起了骨干作用。”43云南陸軍講武堂為很多有志青年提供了施展抱負的條件,比如朱德曾提到“這是我尋找多年的地方!”他一直在尋找救國圖強的道路,“他始終像推著一塊石頭上山,石頭不斷往下滾,又推上去,幾經反復后,石頭終于推到一個高度,放在平臺上,他可以喘息一下,看看眼前的景物了。”朱德回憶說:“我一心一意地投入講武堂的工作和生活,從來沒有這樣拼命干過。我知道我終于踏上了可以拯救中國于水火的道路。”44再比如省檔案館珍藏的《云南陸軍講武學校同學會成立宣言》中寫出了部分講武堂學生的志愿,“滇軍頻赴國難,師行所至,輒立分校,藉資肄習,規模宏遠,訓練嚴密,群才輩出,蔚為國楨,作育之效,于茲為盛。顧先后卒業,將近萬人,戎馬馳驅……本會成立,其唯一宗旨,在團結各期同學,在黨之主義、方略及政綱之下,統一思想意志,砥礪學行,集中力量,實現三民主義!非為感情或厲害結合,以為個人或一團體或一派系之工具,實為吾滇軍人團結之先導,再進一步,當向民眾團體,求大規模之組織,完成革命之全功!”45云南陸軍講武堂的教學內容中無論是教材還是課程都采用了前沿的西式模式,以期學員生能學習到最先進的軍事技術,“然而在思想層面上,在道德層面上,在文化層面上,卻又是傳統的中式的”46,要發揚刻苦的精神,愛國的節操。返回本篇論文導航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kfmmtg.live/html/zhlw/20191024/8211210.html   

    講武堂培養目標、課程設置及教學內容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Lw54_com
    熱點論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
    彩票平台源码打包出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