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緩限制減刑典型案例的法理研究

第二章 死緩限制減刑典型案例的法理研究 一、典型案例的法理分析 (一)死緩限制減刑適用規定是否具有可行性 當前關于死緩限制減刑的法律規定包括死緩限制減刑適用對象及依據、死緩限制減刑的時間效力以及關于死緩限制減刑案件審理程序三類,此三類法條分別從實體法以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第二章 死緩限制減刑典型案例的法理研究
  
  一、典型案例的法理分析

  (一)死緩限制減刑適用規定是否具有可行性

  當前關于死緩限制減刑的法律規定包括死緩限制減刑適用對象及依據、死緩限制減刑的時間效力以及關于死緩限制減刑案件審理程序三類,此三類法條分別從實體法以及程序法兩個角度共同構建出當前的死緩限制減刑制度。筆者于前述已指出死緩限制減刑適用規定是否具備可行性的爭議,是由實踐中案件在死緩限制減刑適用對象、依據以及時間效力等法條的適用上涌現的諸多問題所引發,筆者由此從這三個角度對死緩限制減刑適用規定的可行性予以論證。

  1.死緩限制減刑適用對象的規定

  (1)死緩限制減刑適用對象的法條解析

  根據《刑法修正案(八)》第 4 條第 2 款規定,限制減刑是針對死緩犯作出的,因此適用限制減刑的罪犯首先須具有適用死緩的條件,但并非所用死緩犯都能適用限制減刑,該法條對適用死緩限制減刑的對象作了明確規定。根據該法條之內容,死緩限制減刑的適用對象包括"累犯"以及"因故意殺人、強奸、搶劫、綁架、放火、爆炸、投放危險物質或者有組織的暴力性犯罪被判處死刑緩期執行的犯罪分子"兩類。累犯是已受過一定刑事處罰又于法定期限內再犯法律規定之罪的罪犯,無論從主觀惡性或是社會危害性其程度都重于其他罪犯,累犯是各國普遍予以認可的從重處罰情節之一。而由于暴力性質的犯罪行為普遍具有手段殘酷且更易于直接威脅他人身財產安全以及社會穩定的特點,較之于其他類型的犯罪,刑法對于暴力類犯罪的處罰力度也大多更為嚴格;該法條中所名列的含"故意殺人"在內的七種犯罪行為以及"有組織的暴力性犯罪"都帶有明顯的暴力性特征。基于以上原因,立法者將二者明列為死緩限制減刑的適用對象。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最高人民法院對于該法條中含"故意殺人"在內的七項名詞的表述究竟應理解為罪名或是犯罪行為未作統一說明,但筆者結合該法條中緊隨此內容其后的"有組織的暴力性犯罪"一詞的表述,認為應將法條中名列的'

  第二章 死緩限制減刑典型案例的法理研究

  一、典型案例的法理分析

  (一)死緩限制減刑適用規定是否具有可行性

  當前關于死緩限制減刑的法律規定包括死緩限制減刑適用對象及依據、死緩限制減刑的時間效力以及關于死緩限制減刑案件審理程序三類,此三類法條分別從實體法以及程序法兩個角度共同構建出當前的死緩限制減刑制度。筆者于前述已指出死緩限制減刑適用規定是否具備可行性的爭議,是由實踐中案件在死緩限制減刑適用對象、依據以及時間效力等法條的適用上涌現的諸多問題所引發,筆者由此從這三個角度對死緩限制減刑適用規定的可行性予以論證。

  1.死緩限制減刑適用對象的規定

  (1)死緩限制減刑適用對象的法條解析

  根據《刑法修正案(八)》第 4 條第 2 款規定,限制減刑是針對死緩犯作出的,因此適用限制減刑的罪犯首先須具有適用死緩的條件,但并非所用死緩犯都能適用限制減刑,該法條對適用死緩限制減刑的對象作了明確規定。根據該法條之內容,死緩限制減刑的適用對象包括"累犯"以及"因故意殺人、強奸、搶劫、綁架、放火、爆炸、投放危險物質或者有組織的暴力性犯罪被判處死刑緩期執行的犯罪分子"兩類。累犯是已受過一定刑事處罰又于法定期限內再犯法律規定之罪的罪犯,無論從主觀惡性或是社會危害性其程度都重于其他罪犯,累犯是各國普遍予以認可的從重處罰情節之一。而由于暴力性質的犯罪行為普遍具有手段殘酷且更易于直接威脅他人身財產安全以及社會穩定的特點,較之于其他類型的犯罪,刑法對于暴力類犯罪的處罰力度也大多更為嚴格;該法條中所名列的含"故意殺人"在內的七種犯罪行為以及"有組織的暴力性犯罪"都帶有明顯的暴力性特征。基于以上原因,立法者將二者明列為死緩限制減刑的適用對象。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最高人民法院對于該法條中含"故意殺人"在內的七項名詞的表述究竟應理解為罪名或是犯罪行為未作統一說明,但筆者結合該法條中緊隨此內容其后的"有組織的暴力性犯罪"一詞的表述,認為應將法條中名列的此七項理解為具體犯罪行為更為妥當。此外針對該法條中"有組織的暴力性犯罪"一詞,筆者認為有組織的犯罪并不都以暴力性質為主要特征,然而一旦有組織的犯罪帶有明顯的暴力性質特征則其所造成的危害后果通常具有更強的社會危害性,有學者結合該法條內容對該詞組作了進一步明確的解釋即:"由具有黑社會、恐怖活動或邪教性質組織的成員實施的除《刑法修正案(八)》第 4 條明確列舉的 7 種犯罪行為以外的其他暴力性犯罪,如故意傷害致人死亡、非法拐賣婦女等。"對此種將有組織的暴力性犯罪與法條中所名列的七種犯罪行為予以區分的解釋,筆者予以認同。那么結合罪刑法定原則的要求,除該法條中列舉的可以適用限制減刑的死刑緩期執行的對象外,其他死緩犯不屬于適用限制減刑的對象。

  (2)死緩限制減刑適用對象法條的具體運用

  筆者以本文所選擇的死緩限制減刑典型案例之一的向某運輸毒品案為例以此闡明死緩限制減刑適用對象法條的具體運用。結合該案的分歧意見,有人提出由于"運輸毒品"未名列于死緩限制減刑適用對象的法條中,因此該案不符合適用死緩限制減刑的條件。筆者于前述死緩限制減刑適用對象法條分析時已指出,《刑法修正案(八)》第 4 條第 2 款內容中所名列的含"故意殺人"在內的 7 項名詞的表述應理解為犯罪行為而非罪名更為適宜,再者符合適用死緩限制減刑條件的累犯也屬于死緩限制減刑的適用對象,因此死緩限制減刑的適用對象與具體罪名無關,只要滿足死緩限制減刑適用要求的罪犯即可適用死緩限制減刑。

  對于"向某運輸毒品案"而言,一方面罪犯向某屬于累犯同時系毒品再犯,具有從重處罰的情節;另一方面,罪犯向某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構成"坦白",且其所運毒品雖達 773.08 克之多但該毒品因被現場查獲并未流入社會照成嚴重后果,同時根據最高院早在 2008 年印發的《全國部分法院審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中所強調的"毒品數量對涉毒罪犯的量刑而言雖為重要依據,但并非唯一標準"以及"對滿足法定、酌定從寬處罰情節條件的涉毒罪犯,即使其實際涉毒數量達適用死刑的標準也可不判處死刑"之內容,由此"向某運輸毒品案"是滿足適用死緩限制減刑條件的。而對于以"運輸毒品罪"該罪名不屬于死緩限制減刑適用對象作為反對罪犯向某適用死緩限制減刑的理由也是不成立的。

  2.死緩限制減刑適用依據的規定

  (1)死緩限制減刑適用依據的法條解析

  根據《刑法修正案(八)》第 4 條第 2 款之規定內容,筆者認為法條中所表述的"犯罪情節等情況"即為人民法院對罪犯考量適用死緩限制減刑與否的依據。根據該內容的表述,筆者對死緩限制減刑適用依據作了如下幾個方面的理解:第一,犯罪情節是指除犯罪構成事實以外的,與罪犯行為及其本身有關的能夠影響罪犯定罪量刑的相關因素,它包括如犯罪手段與動機等。

  立法者明確將"犯罪情節"列入死緩限制減刑適用依據的規定中,那么"犯罪情節"應作為死緩限制減刑適用依據的首要考量因素。第二,立法技術的局限性以及現實的多樣性使得立法者不可能將限制減刑所依據的具體情況窮盡式的列舉于法條內,因此對于死緩限制減刑的依據立法者在條款中使用了"等"字這樣的概括字眼。"根據犯罪情節等情況"表明死緩限制減刑的依據不應僅局限于犯罪情節此一種因素,隨著社會的不斷發展,法官于裁量時還需結合案件考慮其他與案情有關的因素。第三,從該規定表述所含的"可以"二字表明立法在死緩限制減刑適用上賦予了審判機關一定的自由裁量權,而該權利的賦予是希望通過人民法院裁量案件所具有的靈活性來克服法律的滯后性;如此,審判人員在裁量具體案件時,若出現除犯罪情節以外的其他相關因素可以作為死緩限制減刑適用依據的情況,應嚴格以相關法規為準繩從而作出適當的選擇。

  (2)死緩限制減刑適用依據法條的具體運用
  
  筆者以本文所選擇的死緩限制減刑典型案例之一的薛某故意殺人、放火案為例以此闡明死緩限制減刑適用依據法條的具體運用。導致本案產生能否適用死緩限制減刑分歧的原因在于本案的哪些情節屬于適用死緩限制減刑的依據。如前述筆者對死緩限制減刑適用依據法條解析時指出,死緩限制減刑的適用依據為"犯罪情節等情況",則根據薛某故意殺人、放火案的案情,筆者將該案二審判決中作為罪犯薛某適用死緩限制減刑的依據分為兩個部分。一方面,該案具有從重處罰情節,第一,被告薛某 2003 年因強奸罪被判有期徒刑十三年,其于 2011 年 1月 28 日刑罰執行完畢法定期限 5 年內又觸犯本案所涉之罪構成累犯;第二,被告薛某持榔頭連續擊打被害人的頭面部致其死亡,同時為毀尸滅跡致財物受損、危及公共安全的放火行為與前述故意殺人行為構成了數罪,且根據被害人尸體檢驗鑒定書顯示被告之行為導致死者面部有二十多處創口足證其手段之殘忍。另一方面,二審判決書中指出本案還具有被告薛某如實供述其主要犯罪事實的行為構成坦白這一從輕處罰情節。

  另外,筆者注意到本案檢察院所出示的證據中缺少了關鍵物證即薛某用于作案的犯罪工具榔頭以及放火所用的松香水瓶。雖然此案有關物證的瑕疵并未在判決書中列入適用死緩限制減刑的依據,但筆者認為對于本案而言物證的瑕疵也可作為死緩限制減刑的適用依據。物證屬于間接證據,就其效力而言的確相對低于直接證據,但最高院為防止如早前的趙作海案等冤假錯案的再發生于 2013 年 10月 9 號公布的《關于建立健全防范刑事冤家錯案工作機制的意見》第 7 條強調了物證的重要性,同時結合該意見第 6 條第 2 款對具有證據存疑影響量刑之情節的罪犯法院應作出對其有利量刑之要求,本案中物證的瑕疵應作為量刑時予以參考的對象。加之筆者于前文對死緩限制減刑規定法條解析時已指出根據法條內容的表述,死緩限制減刑適用依據不應僅局限于"犯罪情節"此一種,因此筆者認為本案中所存在的證據瑕疵也可以作為本案適用死緩限制減刑的依據。如此一來,將證據瑕疵與該案二審判決書中所列的影響量刑的情節一同作為本案適用死緩限制減刑的理由,使本案的判決顯得更有理據,同時也更具有說服力。
返回本篇論文導航

    12下一頁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kfmmtg.live/html/zhlw/20191024/8211221.html   

死緩限制減刑典型案例的法理研究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byLw8com
熱點論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
彩票平台源码打包出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