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龍舟文化與旅游產業整合開發探析

摘 要: 從區域水事環境、龍舟資源、政策支持和時代機遇四個方面分析桂林龍舟文化創意旅游開發的可行性;運用文化+旅游、產業融合、文化創意等相關理論, 構建桂林龍舟文化與旅游產業融合模式:一是滲透融合模式實現龍舟文化與旅游的雙向融合;二是重組融合模式實現龍舟文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 要: 從區域水事環境、龍舟資源、政策支持和時代機遇四個方面分析桂林龍舟文化創意旅游開發的可行性;運用“文化+旅游”、產業融合、文化創意等相關理論, 構建桂林龍舟文化與旅游產業融合模式:一是滲透融合模式實現龍舟文化與旅游的雙向融合;二是重組融合模式實現龍舟文化旅游業態創新;三是延伸融合模式形成龍舟文化藝術商品產業新體系。提出桂林龍舟文化創意開發三條主導路徑:一是以觀光旅游、休閑度假為主線的龍舟民俗文化旅游業;二是以組建龍舟俱樂部、舉辦龍舟精品賽事和龍舟節慶活動為主線的龍舟體育競技健身產業;三是以開發龍頭、龍舟神話人物、龍舟三國人物雕刻及龍圖騰刺繡等旅游藝術商品為主線的生產銷售業。為桂林傳統龍舟文化的傳承發展及開發利用提供理論參考。

  關鍵詞: 龍舟文化; 旅游產業; 融合發展; 模式; 路徑;

桂林龍舟文化與旅游產業整合開發探析

  1、 桂林傳統龍舟文化發展及研究現狀

  桂林龍舟競渡歷史悠久, 文化內涵豐富, 桂林地處越頭楚尾, 是中原進入嶺南的重要門戶, 百越文化、中原文化相互交融, 其龍舟競渡文化也充分地體現出這種綜合、交融、疊加、衍變的特征, 形成了獨具特色的龍舟競渡儀式、唱龍船歌、龍船巡游、走龍親等龍舟民俗文化。

  舊時桂林龍舟活動十分盛行, 至“***”時期傳統龍船文化被列入四舊, 破壞相當嚴重, 拔龍船活動中斷30多年。桂林于1985年恢復了拔龍船活動, 1985—1988年, 每年舉辦一屆龍舟賽, 后逐漸形成“十年大拔、五年小拔”的習俗。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大環境下, 桂林龍船歌被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 桂林拔龍船活動重新活躍起來, 但龍舟活動規模和影響力都顯不足。隨著現代生活方式的改變、現代體育文化的沖擊以及年輕人思想觀念的變化, 桂林龍舟文化中傳統的儀式文化、龍船歌等的傳承岌岌可危, 保護傳承桂林傳統龍舟文化勢在必行。[1]

  通過查閱中國知網, 收集到有關龍舟文化研究的成果中, 大多是從體育、民俗的視角研究龍舟競渡的起源及發展、挖掘龍舟文化內涵、探索龍舟現代轉型等方面。廣西龍舟文化研究方面:陳靜等對廣西開展龍舟比賽和經貿洽談會進行了分析;劉衛國等分析了廣西融安龍舟節旅游開發對當地民族地區社會文化產生的影響;王超聰等對廣西高校龍舟運動發展面臨的挑戰與機遇進行了探討;溫學書對廣西龍舟運動開展狀況進行了研究。桂林龍舟方面:謝國榮對桂林龍船歌的種類、起源、內容、演唱特點、文化經濟價值等進行了研究;笪方能對桂林龍船歌的保護與發展進行了研究;王莉智對桂林龍舟運動的保護傳承和開發利用進行了研究, 提出加強宣傳力度和文化交流、發揮政府行政主導作用, 保護環境、與高校運動項目融合等措施。[2]

  2、 桂林傳統龍舟文化保護傳承發展方向

  民族傳統體育文化與自然生態和文化生態有著良好的共生性, 龍舟活動的開展有著優越的歷史條件、自然環境和民眾基礎, 將龍舟活動培養成有地方特色的文化品牌有著得天獨厚的條件。龍舟文化活動通過龍舟競渡這一主要活動方式, 經過體育活動動態的競賽形式, 令城市本身靜態的物質景觀和文化底蘊具有了一種動態的美感, 從而賦予城市以更多的生機和活力, 顯示出龍舟活動的魅力。傳統體育文化與旅游文化產業互動是發展龍舟文化的有效途徑。[3]龍舟產業與旅游產業的融合, 具備市場需求動力、資源共享基礎、科技發展支撐力, 其發展趨同預示了融合發展的可持續性。因此, 保護傳承傳統龍舟文化遺產, 要以文化生態的視角審視龍舟遺產文化保護, 在深層挖掘傳統龍舟文化本底特征及內核根底的基礎上, 對其進行文化藝術創新, 使龍舟文化彰顯當地人民團結向上、積極進取的民族精神風貌, 推動有民族特色的傳統龍舟文化與旅游產業融合發展, 形成文化、旅游、體育與生態四者完美地融合, 使傳統龍舟文化于開發利用中得到保護傳承和發展。本文以“文化+旅游”、產業融合及文化創意等相關理論為指導, 以桂林龍舟文化資源與旅游產業創意融合發展為方向, 構建桂林龍舟文化與旅游產業融合發展模式, 提出開發利用實施路徑。

  3、 桂林龍舟文化與旅游產業融合發展的可行性分析

  對桂林龍舟競渡文化資源進行創意產業開發, 與桂林水域環境、龍舟資源、城市規劃及人文精神高度吻合, 迎合了桂林國際旅游勝地及全國生態文明示范區建設、漓江生態環境保護等重大舉措, 將桂林傳統龍舟體育文化與時尚對接, 不僅能保護和傳承這一非物質文化遺產, 而且使體育、文化、旅游與生態四者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體現健康、環保的生態發展理念, 形成以“桂林龍舟文化”為品牌的體育旅游產業, 為桂林旅游注入新的文化元素, 提升桂林旅游檔次, 加速推進桂林國際旅游勝地建設的步伐。

  3.1、 對桂林龍舟文化資源進行創意開發與桂林水域環境、龍舟資源及人文精神高度吻合

  從龍舟競渡開展的水域環境來看, 桂林兩江四湖區位優勢明顯, 沿岸村莊龍舟資源豐富, 龍舟文化底蘊深厚, 既為龍舟賽事創意活動提供了地域資源優勢, 也為龍舟賽事創意活動提供了地理空間。龍舟競渡流傳于桂林漓江兩岸數百年, 龍崇拜文化是桂林人民龍舟競渡精神信仰的內核根底, 是桂林人的一種族群標簽, 維系著桂林鄉土社會的傳統宗族文化傳承以及族群情感。將桂林龍舟競渡文化融入兩江四湖人文景觀旅游之中, 與桂林人文精神高度吻合。

  3.2、 對桂林龍舟競渡文化資源進行創意開發與桂林國際旅游勝地建設耦合

  2012年《桂林國際旅游勝地建設發展規劃綱要》提出了桂林旅游發展的方向:世界一流旅游目的地、全國生態文明建設示范區、全國旅游創新發展先行區、區域性文化旅游中心和國際交流重要平臺。桂林國際旅游勝地建設要充分利用桂林獨特的文化資源, 發揮區位優勢和對外開放, 開展國際性旅游文化交流和區域間合作, 提高桂林旅游文化的國際影響力, 擴大對周邊區域旅游經濟的輻射力, 把桂林市打造成全方位對外開放的國際化城市和區域性文化旅游中心。民俗體育賽事旅游作為新興旅游業的一部分, 既為文化產業的快速發展提供了創意源泉、市場空間、資金支持和交流平臺, 也為民俗體育活動向高科技、尖端創意和精品化賽事邁進提供了動力支持[4]。桂林龍舟競渡文化具有鮮明的本土古西甌族文化本底特征, 是廣西壯族自治區和湘粵滇黔等區域具有代表性和共同性的民俗傳統體育文化, 將桂林龍舟競渡文化進行創意開發, 創辦龍舟精品邀請賽事, 加強區域間的交流, 提升桂林旅游景觀的文化影響力, 快速推動桂林國際旅游勝地建設的發展。

  3.3、 對桂林龍舟競渡文化資源進行創意開發迎合了桂林城市生態社區建設步伐

  城市生態社區建設是桂林全國生態文明建設示范區的重大工程。近年來桂林始終堅持把漓江生態保護作為工作的重中之重, 提升漓江流域及周邊生態環境, 借助建設國際旅游勝地的春風, 推進漓江源頭水源林保護、兩岸綠化美化、兩岸及水域環境保護、兩岸富民惠民、水域管理和景區旅游產品策劃六大工程。利用漓江水域資源和沿岸村莊龍舟資源開展龍舟賽事活動, 既能實現低碳體育旅游業的發展, 又能激發兩岸百姓參與的積極性, 發揮群眾的主體作用, 讓他們自覺地成為漓江風景、洲島、溶洞、田園風光、古民居等的保護者, 實現桂林龍舟文化與城市生態社區建設的融合發展。

  3.4、 對桂林龍舟文化資源進行創意開發使桂林傳統文化與時尚對接

  當前, 龍舟國內國際賽事、現代競技龍舟和傳統節慶龍舟賽事活動頻繁出現, 中華國際龍舟大賽、全國龍舟錦標賽等大型國際國內賽事, 有力地推動了全國龍舟運動的普及和發展, 以龍舟賽事活動為核心的體育旅游業取得了良好的經濟效益和國際影響, 龍舟運動已經成為中國傳統文化走向世界的一座橋梁。國內多個城市通過打造龍舟賽事品牌產生了良好的經濟效應, 例如上海、武漢、南寧等城市經過多年的努力, 已經做成了較好的龍舟品牌賽事。利用桂林龍舟文化資源及水域資源, 打造桂林國際龍舟賽事, 形成桂林龍舟品牌, 實現傳統與時尚的對接。

  4、 桂林龍舟文化與旅游產業融合發展模式

  產業融合既是一種經濟現象, 也是一種動態發展過程。產業融合不僅能夠催生新型業態、優化結構、提升技術創新和體制創新, 而且使參與融合的產業產生了新的增長點和專業附加, 促進融合產業的共同發展。[5]體育與旅游融合的過程就是兩大產業在資源、產品、市場全面對接的過程, 由于對接的形式和特點不同, 形成了滲透型、重組型和延伸型三種不同的融合方式。[6]對桂林龍舟文化進行創意產業開發, 可以通過這三種模式與旅游業融合發展。見圖1。

  圖1 桂林龍舟文化與旅游產業融合發展模式

圖1 桂林龍舟文化與旅游產業融合發展模式

  4.1、 滲透融合模式

  體育與旅游業的交叉滲透是雙向的, 既包括體育向旅游業的滲透, 也包括旅游向體育產業的滲透。體育行政部門與旅游相關部門通過合作, 在環境共享、資源共享、信息共享、客源共享的基礎上, 實現龍舟體育文化與旅游業的融合發展。體育行政部門組織成立龍舟協會、龍舟俱樂部、村龍舟隊、高校龍舟隊, 通過開展全民健身活動, 舉辦不同類型與級別的龍舟賽事, 吸引市民與郊區村民的參與, 實現競技體育與群眾體育的對接。旅游部門利用兩江四湖水域資源, 運用現代光電科技打造龍船景觀水域、賽事平臺, 利用俱樂部龍舟隊、村龍舟隊、高校龍舟隊資源, 開展龍船巡游和訓練表演;開發利用桂林龍舟休閑山莊和濕地公園資源, 開展小龍舟趣味比賽、垂釣休閑娛樂等游客參與項目, 將桂林龍舟體育文化融入桂林山水旅游之中, 使游客在觀賞桂林山水美景的同時, 觀賞古樸華麗的桂林龍船景觀, 欣賞龍舟隊巡游和訓練表演, 參與小龍舟趣味健身活動項目, 感受桂林山水和龍舟文化的獨特魅力, 提升桂林旅游的文化層次。

  4.2、 重組融合模式

  重組融合主要發生在具有緊密聯系的產業或同一產業內部不同行業之間。通過重組融合而產生新的產品或服務, 形成了新的產業形態, 實現了業態創新。[6]體育旅游業是體育與旅游產業的重組融合, 實現了業態創新。由市政府牽頭, 旅游相關部門與各級體育部門聯手打造龍舟精品賽事, 打造龍舟節慶會展, 實施龍舟品牌帶動策略, 促進體育旅游業發展。以龍門村桂林龍舟訓練基地、漓江東線百里生態示范區為依托, 創建以龍舟文化為核心的民族傳統體育文化長廊, 開發龍舟競賽水域和觀賽平臺, 建設具有龍文化特色的漓江沿岸徒步旅游道路, 打造龍舟精品賽事。通過舉行端午龍舟節慶活動、端午龍舟國際邀請賽, 形成龍舟文化品牌, 創建桂林龍舟體育旅游業發展模式。

  4.3、 延伸融合模式

  延伸融合主要通過產業間經濟活動的功能互補和延伸來實現產業融合, 往往發生在產業鏈自然延伸的部分, 使彼此產業的邊界發生交叉融合, 從而賦予原有產業新的附加功能和更強的競爭力, 形成融合型的產業新體系。[6]特色文化項目表演可以提升旅游的文化內涵, 而旅游商品是一個地方的文化標志, 深度開發地方特色文化表演項目, 研發生產和銷售具有地方特色文化的旅游商品, 為游客提供多樣性的旅游產品, 從而改變客源市場的旅游消費結構, 擴寬銷售渠道, 使景區演藝、旅游商品的生產銷售等產業得到發展。利用桂林龍舟音樂、儀式、習俗等素材, 融入現代聲、光、電等技術手段, 開發桂林龍船歌演唱、競渡儀式表演、走龍親習俗表演等地方特色的景區龍舟文化演藝項目;利用龍船制造工藝, 結合現代科技手段, 開發龍頭雕刻、龍舟傳說中三國英雄人物雕刻、龍船模型及龍圖騰刺繡等龍文化特色的旅游藝術商品的研發中心、生產基地和購物場所, 形成具有桂林龍舟文化特色的演藝與旅游、生產銷售與旅游融合型產業新體系。

  5、 桂林龍舟文化創意產業開發路徑

  民族傳統體育文化有著“獨特的精神經濟和知識經濟價值”, 要使民族傳統文化得到有效的保護傳承及發展, 就應對其進行文化藝術創意創新, 在充分挖掘其文化內涵及精神價值的基礎上, 融入現代文化藝術精髓, 利用現代化的商業模式, 開發民族傳統體育文化商品, 使其成為人們精神產品的一部分。文化創意產業強調“創造性”文化性”“版權性”“融合性”, 我國強調文化創意產業的“文化性”, 即文化、藝術及其精神是文化創意產業永不枯竭的動力和源泉。通過培育龍舟文化品牌, 改變過去沒有變化的保護和維護方式, 采用開發利用和發展創新的保護方式, 對桂林龍舟文化中的競渡儀式、游龍習俗、走龍親習俗、唱龍船歌、龍船工藝以及龍舟競渡信仰等進行創新創意, 突破其原有功能的局限性, 在挖掘其精神內涵的基礎上, 融于新的文化創意, 融入新穎的活動方式, 增強活動的參與性、體驗性和觀賞性, 將龍舟文化產品融入文化創意和科技創新。見圖2。

  圖2 桂林龍舟文化創意產業開發路徑

圖2 桂林龍舟文化創意產業開發路徑

  5.1、 與旅游產業融合發展

  以龍舟競渡儀式、唱龍船歌為主導, 融入龍神話傳說及民族風情, 利用聲光電等現代科技手段, 創建龍舟景觀水域、龍舟文化景區, 開發建設龍舟文化博物館、龍舟休閑山莊等以觀光旅游、休閑度假為主線的龍舟民俗文化旅游業。

  5.2、 與體育產業融合發展

  以龍舟競渡、游龍為主導, 融入體育健身競技文化, 發展高校龍舟運動, 利用各縣鄉村龍舟隊, 組建龍舟俱樂部, 舉辦龍舟精品賽事和龍舟節慶活動, 開發龍舟體育競技健身產業。

  5.3、 與生產銷售業、生態社區建設融合發展

  以龍圖騰龍圖案為主導, 融入龍崇拜及龍舟民間精神信仰文化, 開發龍頭、龍神話人物、龍舟三國人物雕刻、龍圖案刺繡等藝術商品的生產銷售業, 將龍舟文化融入兩江四湖及漓江沿岸旅游景區, 與桂林生態社區城市建設融合發展。

  6、 結論

  對桂林龍舟文化資源進行創意產業開發, 構建桂林龍舟文化與旅游產業融合發展模式, 是保護傳承和開發利用桂林傳統龍舟文化遺產、實現桂林龍舟文化旅游產業可持續發展的重要途徑。三種產業融合模式實現桂林龍舟文化與旅游產業融合發展:一是滲透融合模式實現龍舟文化與旅游的雙向融合。二是重組融合模式實現龍舟體育旅游業態創新。三是延伸融合模式形成龍舟文化藝術商品產業新體系。三條路徑主導線實現桂林龍舟文化資源創意產業開發:一是以觀光旅游、休閑度假為主線的龍舟民俗文化旅游業。二是以組建龍舟俱樂部、舉辦龍舟精品賽事和龍舟節慶活動為主線的龍舟體育競技健身產業。三是以開發龍頭、龍舟神話人物、龍舟三國人物雕刻及龍圖騰刺繡等旅游藝術商品為主線的生產銷售業。

  參考文獻

  [1]史偉, 梁福興.非物質文化遺產視域下桂林龍舟競渡研究[J].體育研究與教育, 2017 (1) :77-81.
  [2]王莉智.廣西桂林龍舟運動的保護傳承和開發利用研究[J].運動精品, 2014 (10) :92-95.
  [3]陳麗珠, 薛可, 鄭秀琳.民族傳統體育文化產業的創建——以龍舟活動為例[J].沈陽體育學院學報, 2011, 30 (2) :130-133.
  [4]趙雪, 李延超.上海蘇州河龍舟賽的特征與啟示[J].體育文化導刊, 2015 (12) :38-42.
  [5]王朝輝.融合擴展旅游發展空間的路徑與策略[J].旅游學刊, 2011, 26 (6) :6-7.
  [6]雷波.我國體育產業與旅游產業互動融合模式分析[J].北京體育大學學報, 2012 (9) :41-44.

    [1]史偉.桂林龍舟文化與旅游產業融合發展模式路徑研究[J].中國市場,2018(29):68-70+79.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kfmmtg.live/html/zhlw/20191024/8211224.html   

    桂林龍舟文化與旅游產業整合開發探析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byLw8com
    熱點論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
    彩票平台源码打包出售